九七年夏满

写写画画,描摹欢喜

【云次方】予他故园

-云次方|龙嘎


-这其实是一辆车的预告+求助帖

由于很久没开车了_(:з」∠)_

想知道哪个渠道不太容易挂…

之前走石墨真的是挂到哭

求助啊啊啊求教我(´;ω;`)

想知道哪种会比较保险一点

4000+的车在路上了

高开叉半透白衬衣的嘎嘎真的好搞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郑云龙不在化妆间。


阿云嘎又看了眼手机。


他发过来一句话,就在五分钟前。


那句话明晃晃地在微信置顶招摇,再怎么用眼睛死盯着也不会消失,阿云嘎耳朵慢慢红透。


对此他拒绝不了,郑云龙的要求他从来拒绝不了,也没想过拒绝。


但这个,实在叫他有点儿难为情。


化妆老师熟练地帮他卸妆,不一会儿草原战士阿云嘎就又变成了那个顺毛的奶盖嘎嘎。


在这期间阿云嘎一直在做心理建设。


双手在身侧几次攥紧又松开,双唇几次抿起又张开,讷讷着。


几番纠结后终于开口,对旁边的工作人员说:


“我能、我能把这件衣服……拿回去吗?”


他总是有这样一点可爱——有时说话开始前磕磕巴巴,一张口就顺畅多了,甚至可以不经大脑不过逻辑就吐出一堆有的没的,或许,这就是嘎言嘎语的力量吧。


“是这样,我接下来可能有个演出,我觉得这个衣服,它的舞台效果很好,很适合这首歌。可以的话,我想、想借一下这件衣服,那个、我会付钱的……”


旁边的followPD笑了,说:“嗨,这算什么的,嘎子哥喜欢就送给嘎子哥啦~等会儿嘎子哥换下来我给您包上。”


“谢谢,谢谢。”阿云嘎忙不迭道谢,放松地勾起笑来,没了粉底遮盖的脸颊上透出点红,好在对方转到旁边忙去了。


他心里小小腹诽,才不是我喜欢这件衣服。



“嗯,是我喜欢,那件衣服。”


偏低的男声从手机那头传过来,带着点懒懒的猫呼噜似的低鸣共振,手机也跟着嗡嗡地,振得阿云嘎的耳朵有点痒。


“想看你只穿给我看,在床上穿……怕忍不住,就先走了。”


“你、你说什么呢!我在车上……”


阿云嘎忙把手机音量按小,往旁边看了看,好在大家都摇摇摆摆地挤在一起唱着歌录着沙雕小视频,没人注意到他这一幕突然地慌乱举动。


“挂了啊!”


“呵……”末了听见对方轻轻气音,一声浅笑。


他完全能想象得出他现在正轻笑起来的样子。不是镜头前的商业微笑,也不是平日里倍儿逗的大笑傻笑,而是眼睛亮亮的又带着点儿坏地勾起唇角,往往出现在想占他便宜的时候。


任人无法拒绝的


靥足的猫。


阿云嘎脸又腾地热起来,只好拿手背贴在脸上降降温。


手机屏幕又亮了一下:


「我在你房间」



tbc.


下面就是容易挂的内容了我还没想好怎么发


帮帮我(´;ω;`)


啊开车真难(暴躁(龙化

有一个小小的戳我的点

嘎子唱完下来的时候

大龙第一个站起来去拥抱他

这个时候大龙手部的动作一开始是摸嘎子的后脑

手将将碰到后脑的时候突然弹下去转向拥抱后背


大家品一品这个小动作


本来是想把对方按到肩上安慰的

但在镜头面前还是简单抱一抱吧


后来松手还不直接放开

手一路捏着嘎嘎的胳膊下去的




嘎子的歌我看到哭的不行


但是看着他穿着半透白衬衣

在射灯下起舞

唱这样的歌


说实话(我产生了一些(带颜色的想法


我想写大龙弄哭他

然后一点点舔舐他的泪

说:我在。


草原里岩缝间白色的花

被风沙席卷被风雪侵没

终于被一个男人摘下来

贴在心上

我喜欢章宇也喜欢传君


我觉得传宇可以搞一搞其实


不上升


单纯觉得搂脖子翘脚亲亲有点可爱

舍友知道我是大勋的粉(因为本人天天在宿舍嗷嗷魏大勋好帅我好爱他叭_(:з」∠)_
然后今天舍友在看明侦
突然问了我一句:魏大勋真的22啊?
我:??????
反应过来之后:哈哈哈其实89年的,都奔三啦是不是看起来很嫩啊哈哈哈哈哈(过于开心
舍友也说看起来很年轻真的以为只有二十二
哈哈哈我哥哥都出道十年辣


她今天还问我魏大勋的粉丝真的叫味精吗😂

哭了(´;ω;`)
我终于回lof了
自从暑假把手机丢了
发现自己把账号密码忘了
并且手机没办法异地补卡之后
我就跟世界失去了联系_(:з」∠)_
亲爱的们我还活着
还算健康并且胖了五斤(。 ́︿ ̀。)

近半年来一直在窥屏
在动笔写一本原耽

入坑德云社

周周去小园子



并且深深入坑魏大勋


近期可能会写魏白吧
过去的坑就让他们过去吧QAQ


(或者…如果有哪篇前文有人还想看的话,想让我继续写的话,在这条下面留言叭(´;ω;`)我会努力填坑的

哦吼

蒸煮一天天的净整些55667788


山老师你上线就是为了跟花老师battle这么一下子
还是为了给我们秀这么一下子工作恋爱两不误_(:з」∠)_

除了祝福我们还能说什么


那祝battle到老白头到老吧
打扰了打扰了

【程勇/曹斌】一程孤勇 01

我不是药神

程勇×曹斌

正在整理思路所以十分短小

激情产出下章预计有车

时间线在出狱后

前姐夫和小舅子的中年爱情故事了解一下


(顺便求评论ヽ(;▽;)ノ像我这种拖更lof就要用评论鞭策233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


程勇入狱的时候,是个日头很大的下午,几百个白血病人站在道旁送他,曹斌没去。


他在法院外墙的角落里抽完了一整包烟——还是上次送小树出国的时候程勇在车上塞给他的。一外国烤烟,劲儿挺大,抽不太习惯。可他还是一根接一根抽完了二十支,直到天色转暗,直到最后一点星火在指缝间彻底熄灭。


程勇出狱的时候,也是个日头很大的下午,监狱门外那条道上空空荡荡,只有曹斌去接他。

曹斌到的很早,他把车停在门口,倚在车旁等程勇,抽的还是那个牌子的烟。

多少开始看不惯的东西,喜欢上了也就成了习惯,想改也改不了。


司法机构,连放人都磨蹭。曹斌烟都抽完了小半包,才看见角落那个小铁门缓缓打开。两个狱警送程勇出来。


程勇还穿着三年前那件皮夹克,除了人比之前瘦了点儿,头发比之前长了点儿,也没见老。这男人好像先前提前老下了似的,三十五、三十八也没什么差。


这一趟进去出来,他好像什么都没变,又什么都变了。


三年前,他是病人口中的药神,是无冕英雄,锦旗奉给他,夹道送别他。


三年后他不过就是个妻离子散的刑释犯,病人有纳入医保的正版药吃,皆大欢喜。各自都有生活要忙着挣扎,谁还有空记得他。


妙手仁心普众生,徒留人间万古名——那面锦旗竟写成了谶言似的。

劳碌几年,徒留一名,多讽刺。


程勇朝曹斌走过来,坐上副驾,曹斌也就掐灭了烟去发动车。


对于只有曹斌一个人来接他这件事,程勇没有半点惊讶,反正近两年来,也就只有曹斌一个人去看过他。小树早就去了国外他妈那生活,老头子也送到了寄宿式疗养院,以往熟识的那群人说到底没了药也就没了联系,论起来身边最亲近的,居然只剩下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小舅子。


可毕竟只是前妻的弟弟,还是打过架的那种。怎么会对他这么上心呢?


程勇侧过头去打量他前小舅子,听说最近刚升了刑警队长,三十出头的年纪,也算是年轻有为,只是一直也没结婚。


怎么还没女朋友呢,这长得不也挺好看的。


曹斌开车时神情极专注,浓长的睫毛垂下来,阴影覆过浓黑的眸子落在白净的脸上,衬着线条细致的眼,再细看来俊美得简直是秀丽了。明明是个高大硬汉人民警察,愣是因为俩大双眼皮,平白显出点柔软深情的意思。


察觉到程勇的视线,曹斌的睫毛倏然颤了两下。


啧,怎么跟两把小刷子似的。程勇别过头去摸了摸鼻子,别是在监狱里待久了,看自己小舅子都觉得眉清目秀。


“药你可别碰啦,人家正版药都纳入医保了,没人买你的印度药了。”


“嗯。”那挺好的。


“我看你还是干回老本行,卖你的印度神油去吧。”曹斌说完轻笑了一下,揶揄了程勇一句。“正好你也用得上。”


他这一笑,眉间习惯性的郁结都散尽了,更显得小。简直有点程勇十年前第一次看见他时的样子了。那时候他警校毕业刚调来上海,来找他姐,那天晚上也穿着个黑夹克。


“再说吧。”程勇愣了一下才回答,其实他也没想好以后干嘛,只觉得此刻坐在车里驶在路上,感觉十分好。


“这次,咱哥俩儿正经找地方喝一杯?”


“哦,好。”


曹斌终于还是跟程勇约上了那杯迟到了三年的酒。

干脆去吃火锅吧,他想。

他好像,喜欢吃火锅。



你进去,我不送你,你回家,我去接你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自割腿肉今晚更新

药神里程勇曹斌我吃了

我先占下这个tag,就这样
小舅子和他的前姐夫
我决定激情产出(我是魔鬼


我更新了!戳我头像看激情产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