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七年夏满

写写画画,描摹欢喜

哦吼

蒸煮一天天的净整些55667788


山老师你上线就是为了跟花老师battle这么一下子
还是为了给我们秀这么一下子工作恋爱两不误_(:з」∠)_

除了祝福我们还能说什么


那祝battle到老白头到老吧
打扰了打扰了

【程勇/曹斌】一程孤勇 01

我不是药神

程勇×曹斌

正在整理思路所以十分短小

激情产出下章预计有车

时间线在出狱后

前姐夫和小舅子的中年爱情故事了解一下


(顺便求评论ヽ(;▽;)ノ像我这种拖更lof就要用评论鞭策233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


程勇入狱的时候,是个日头很大的下午,几百个白血病人站在道旁送他,曹斌没去。


他在法院外墙的角落里抽完了一整包烟——还是上次送小树出国的时候程勇在车上塞给他的。一外国烤烟,劲儿挺大,抽不太习惯。可他还是一根接一根抽完了二十支,直到天色转暗,直到最后一点星火在指缝间彻底熄灭。


程勇出狱的时候,也是个日头很大的下午,监狱门外那条道上空空荡荡,只有曹斌去接他。

曹斌到的很早,他把车停在门口,倚在车旁等程勇,抽的还是那个牌子的烟。

多少开始看不惯的东西,喜欢上了也就成了习惯,想改也改不了。


司法机构,连放人都磨蹭。曹斌烟都抽完了小半包,才看见角落那个小铁门缓缓打开。两个狱警送程勇出来。


程勇还穿着三年前那件皮夹克,除了人比之前瘦了点儿,头发比之前长了点儿,也没见老。这男人好像先前提前老下了似的,三十五、三十八也没什么差。


这一趟进去出来,他好像什么都没变,又什么都变了。


三年前,他是病人口中的药神,是无冕英雄,锦旗奉给他,夹道送别他。


三年后他不过就是个妻离子散的刑释犯,病人有纳入医保的正版药吃,皆大欢喜。各自都有生活要忙着挣扎,谁还有空记得他。


妙手仁心普众生,徒留人间万古名——那面锦旗竟写成了谶言似的。

劳碌几年,徒留一名,多讽刺。


程勇朝曹斌走过来,坐上副驾,曹斌也就掐灭了烟去发动车。


对于只有曹斌一个人来接他这件事,程勇没有半点惊讶,反正近两年来,也就只有曹斌一个人去看过他。小树早就去了国外他妈那生活,老头子也送到了寄宿式疗养院,以往熟识的那群人说到底没了药也就没了联系,论起来身边最亲近的,居然只剩下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小舅子。


可毕竟只是前妻的弟弟,还是打过架的那种。怎么会对他这么上心呢?


程勇侧过头去打量他前小舅子,听说最近刚升了刑警队长,三十出头的年纪,也算是年轻有为,只是一直也没结婚。


怎么还没女朋友呢,这长得不也挺好看的。


曹斌开车时神情极专注,浓长的睫毛垂下来,阴影覆过浓黑的眸子落在白净的脸上,衬着线条细致的眼,再细看来俊美得简直是秀丽了。明明是个高大硬汉人民警察,愣是因为俩大双眼皮,平白显出点柔软深情的意思。


察觉到程勇的视线,曹斌的睫毛倏然颤了两下。


啧,怎么跟两把小刷子似的。程勇别过头去摸了摸鼻子,别是在监狱里待久了,看自己小舅子都觉得眉清目秀。


“药你可别碰啦,人家正版药都纳入医保了,没人买你的印度药了。”


“嗯。”那挺好的。


“我看你还是干回老本行,卖你的印度神油去吧。”曹斌说完轻笑了一下,揶揄了程勇一句。“正好你也用得上。”


他这一笑,眉间习惯性的郁结都散尽了,更显得小。简直有点程勇十年前第一次看见他时的样子了。那时候他警校毕业刚调来上海,来找他姐,那天晚上也穿着个黑夹克。


“再说吧。”程勇愣了一下才回答,其实他也没想好以后干嘛,只觉得此刻坐在车里驶在路上,感觉十分好。


“这次,咱哥俩儿正经找地方喝一杯?”


“哦,好。”


曹斌终于还是跟程勇约上了那杯迟到了三年的酒。

干脆去吃火锅吧,他想。

他好像,喜欢吃火锅。



你进去,我不送你,你回家,我去接你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自割腿肉今晚更新

药神里程勇曹斌我吃了

我先占下这个tag,就这样
小舅子和他的前姐夫
我决定激情产出(我是魔鬼


我更新了!戳我头像看激情产出!

【洋岳】OCEAN&MOON

激情开坑

*only洋岳 HE质保

*本文岳岳和洋洋的爱情和身体自始至终属于彼此

*应该会有卜凡的单箭头感情线

但不构成卜岳所以不会打卜岳tag

*三角阶段只为推动故事而存在戏份不会重

因此也不构成卜洋岳tag

*勇敢的打下现背两个字

*作为旁观者,不可能不ooc的

*但是我会用我所有的笔力

去保证我笔下的人正如同我认知中的他们

*题外话:从年龄和DNA父子局来说,

洋岳才是真·父母爱情好吧,我嗑爆


叨逼叨结束 正文开始

今天只有一段超级短的深夜激情短打

下周末忙完结课作业之后我会正式开长文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 清迈的月夜和海风


岳明辉和木子洋在清迈入住的希尔顿正对着海岸,套房里还有个大阳台。

白天的阳台是绝不准躺的,据帅哥说南国连海风都催人变黑。

可晚上自然是没人管,晒不了日光浴,沐浴月色和晚风也足够惬意。

此时,岳明辉和木子洋并排躺在躺椅上消受这月夜和海风,路边摊打包的烤串和几个啤酒瓶胡乱地倒在旁边的小几上。

“岳明辉,岳明辉,月、明、辉……你是月亮吗,岳明辉?”

木子洋有些醉了,他靠在躺椅上,一手撑在脑后,含着酒气一遍遍念岳明辉的名字,孩子似的把三个字拆开来做阅读理解,从中品出点月光来。

今晚的月色真美啊。

“李振洋,李振洋,李、振、洋……你是海吗,洋洋?”

于是岳明辉也幼稚起来,故意学着木子洋的语气说话,连停顿都模仿个十成十。

我是月亮啊。于是他也问木子洋,那你是海吗?

右侧却没有传来回应。

木子洋看着眼前东太平洋平静的海面,月影将海面染上大片白金色的碎光,可月亮本身却高挂在空中,离海那样远,简直遥不可及。他沉默了片刻才开口,声音却哑了些:

“可月亮永远不属于海。”

月亮总飘在天上,还有天狗觊觎着食月。

他这样想着,却被岳明辉一把攥住了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。

岳明辉把手指插进木子洋的指缝,直到十指紧密地相扣,说:

“为什么月亮不属于海,它每天从海上升起来,又落到海里去。”

“现在月亮对海说——”

岳明辉撑起身子来,凑过去吻他,剩下半句话便揉碎在唇齿之间。

“我属于你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几个月没写文,复健努力中_(:з」∠)_想要一点鼓励


当我嗑洋岳时,我只想嗑洋岳

关于洋岳tag使用的一点看法
很抱歉占用了tag
但是还是想跟大家聊聊

首先我是ONER团饭,四只都很喜欢,而且团内各种cp都吃的很香。

但是有一点,在我想嗑其中一对例如洋岳的时候,我是真心只想嗑洋岳的,就两个人谈恋爱,而不是洋是什么三者之一或者前任什么的,再挂上个洋岳tag。

在我看到洋岳tag的时候是很开心的,因为洋岳真的是越品越有的一对。

可是点开洋岳tag,里面十篇恨不得有八篇是洋岳+卜岳or洋岳+洋灵or团内乱炖orALL岳。

但洋岳CPtag本身是什么意思,AKA洋洋岳岳一对一啊。

我认为若是当一篇文中A岳B岳C岳同时存在即并非1v1的时候,他就不该并列打A岳、B岳、C岳tag了。因为它实际上是ABC岳3v1,是一篇既不是A岳也不是B岳也不是C岳的三角文或all岳文。

那一些只为嗑其中一对而点进tag来看的xjm是会噎到的。

(纯洋岳真的太少了ヽ(;▽;)ノ难道洋岳在自家tag里也不配拥有姓名吗?)


举个栗子假如我写了一篇鬼魏白三p文,然后把这篇文挂鬼白tag和魏白tag,你们信不信我会被打死(ps仅是假设,我只萌魏白)

因为它其实既不是鬼白文也不是魏白文。

就是这种情况,就算我在片头预警说这其实是个鬼魏白,我也必会被喷。

大部分朋友戳进心爱的CPtag的时候,是绝不会想看见一个拆自家cp的文堂而皇之出现在其中的。

但在洋岳tag下却遍地开花。

并不是我事儿逼,只是我希望每一对cp至少能独占一个tag,也能独占一段爱情故事。


换句话说以上那些三人行及以上的文,真正应该打的tag是卜洋岳or洋灵岳or卜灵岳orALL岳。

而不是洋岳
真的不是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补充几点

1 完全没有挑事的意思,撕逼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撕逼的,只是谨代表个人观点的友好建议。

2 前面说的有点乱其实主旨大意就是主张np文和1对1文分开(n大于等于3)。

3 关于那种以洋岳为主线并且最终洋岳1v1结局,只是文中要以其它人来推动行文的作品,当然完全支持用洋岳tag,并且还要对这些太太么么哒举高高,因为洋岳太缺he了啦ヽ(;▽;)ノ

下周末交了最后一门结课作业就自割腿肉,嗯。

刚说下周末才开始写结果刚才就忍不住开洋岳坑了(戳我头像看激情短打_(:з」∠)_

在deadline面前写魏白
稳中带皮丝毫不惧

山老师上了个很妙的热搜~
这就另我不得不合理脑补一下
昨天花老师的微博蜜汁对角线图
是哪位摄影师拍的😎




这时隔一天的相同事件,也算暗糖一枚了吧

(///▽///)


(虽然最近大糖太多也不差这颗…

love is love
今天是世界不再恐同日